觉寒家的小迷妹

朝颜

觉寒.:

*叶王高中生Paro,短篇,两学生会大佬


*旁友们知道百乐同名彩墨吗可好看了!!!


*下次还能写个夕烧吸吸


 


王杰希非常喜欢早晨。


每天早晨,毛绒绒的、细碎的白露会拢住一大片毫末之草,带一点点青涩的味道,模糊着他赶去操场早锻集合的路的边界。天边云脚压得低沉,水雾像是凝在路中间不动了似的,察觉到有人走过也定定地站在那里。实际上四面八方都是这样的雾气,让人不知所措地彷徨起来。


然后气氛会是安宁静谧的。要早锻的急急忙忙,要赶着回去补作业的也是急急忙忙。急急忙忙的人都从身边经过,就剩下了王杰希一个人在早晨一点一点淡下来的水雾里穿行,迈着他不紧不慢的步伐。


今天例外。今天学生会里轮到萌新王杰希去拦截那些早锻迟到的高二学长学姐了。


这一直是个挺麻烦的事儿。学校发给他们学生会这个任务之后就优哉游哉地放手不管,可苦了那些抽签轮值的人。早上是一天之中的黄金时刻,不跟着整个级跑个那么三四圈出一身汗以利今天一天的学习,就要解出昨晚遗留下来的那道数学压轴题。被抽签轮到要傻呆呆地杵在操场边拿着个大本子把迟到而又面露凶狠之色的学长学姐们的名字一个个记下来再看好他们:等着别人跑完了,迟到的人再去跑,迟到的人再被高二级长训斥一通,自己还要再等不知道多久给高二级长核实完迟到名单。


此外,那位高二的小老头级长,看似平平无奇,训起人来却是引经据典口若悬河滔滔不绝。


再此外,学校规定学生会工作人员不能在检查的时候带作业带复习资料。


就是说,等你草率地做完了以上的麻烦事儿,你就不用吃早餐了。等你认真地做完了以上的麻烦事儿,你早读直接跳过,第一节课就能迟到了。还没做完昨晚遗留的数学压轴题。


这份轮值的工作唯一让人安慰的就是:被抽到的人只用值一天。


萌新王杰希显然没有意识到他即将陷入的困境。他这个人,做事向来习惯认认真真做到最好。


况且是他进学生会以来接到的第一份工作嘛,开个好头当然是必须的。


但是这好头现在一开,停不下来了。


两排迟到的,整整齐齐排在王杰希身前,一个个垂头丧气的表情如出一辙,像是刚买来湾仔码头的水饺,撕开包装抽出来,都长得一模一样。


本子在他们手中飞快地传,都在唰唰唰地写着自己的班级姓名学号。王杰希在旁边一个个跟着,仔仔细细拍照取证。


早晨的水雾里红操场上一队一队地跑着人。中央的足球场里绿草如茵没有鲜花盛开。


眼看着两排人都签完了名,操场上的人也都跑完了,王杰希挥手示意这些迟到的人上去跑步。


不对……队伍后面好像多了一个人。


明显是刚刚偷跑过来的,想逃掉被班主任知道的惩罚。眼角下垂黑眼圈和眼袋重得什么似的,迟到了还带着笑站在最后面,以为王杰希不会发现他。


非常眼熟啊,不就是自己刚刚加入的社团的社长吗。高二一班叶修。


叶修刚刚为自己逃查迟到的机智赞叹不已,就听到后面传来冷冷的声音:“学长留步。”


咳咳。苍天饶过谁。


叶修认命一样地转头,脏心里转得飞快,转眼就笑容和蔼:“你是哪个班的?叫什么名字?是纪检部抽签来执勤的吗?”


“高一四班王杰希。”


“我是学生会主席,同学你还记得我吗,有没有在宣传小册子上见过哥啊。其实啊,那个,我是故意迟到来抽查纪检部成员的认真程度的。我觉得啊,你就做的很好,很认真。”叶.大尾巴狼.修向他所认为的小绵羊王杰希露出了和蔼的长辈笑容,并且拍拍他的肩膀,如是说道。


王杰希非常淡然,没有露出什么小迷弟的崇拜表情,并且敏锐地抓住了他认为的重点。


“哦,故意迟到。双倍吧。”


叶不羞居然被噎得不知道再说什么好。


“记吧记吧记吧。”他站得离王杰希近了一点,“高二一班——叶修——树叶的叶修理的修——你要不要再记上一个‘故意迟到,双倍扣分’?”


这句话被说得一字一顿的。王杰希拿起本子低头就开始记名,叶修趁着这个时候好好地观察了一下这个重点找得很好的纪检部人才。


在叶不羞这几眼的认知里,王杰希是个一等一的美人。肤色很白,不是什么强壮的类型,但是眉目之间显然露出让人不可忽视的英气。嘴唇很薄,抿着没有特别红润的颜色。眼睫毛长长,低头记录的时候一点没抖,像这个人一样,又沉又稳。


可能这张脸上最让人注意的就是他的眼睛。左眼稍大,右眼对比起来就小,有种奇妙的不协调和协调感。但眼睛还是很好看。眼尾微微上挑,眼睛颜色很深很美,像是叶修在忙完高一分科考试之后约方锐来操场上散步的时候看到的满天繁星。


在早晨的白雾里朦朦胧胧的繁星啊。


“大眼儿……”叶修也恍恍惚惚朦朦胧胧地叫了这么一声,仿佛还有点熟稔,“待会我有荣幸和你一起吃个早餐吗?”


王杰希刚好记完,抬头凉飕飕看他一眼,也没理他,抬腿就走了。


 


三分之一处的Tbcccccc。)


不能怪我!!!高一狗要回校大家下周末再见了!!!

评论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