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tne_

十日思 Day2

啊啊啊啊超可爱啊

觉寒.:

*冷感鱼x智商掉线黄,叶王出没,证明一下我是个眼粉。还有冯主席的戏份哦。


*不甜不要钱,疯狂吹鱼。)


*你们觉得有叶笑就有吧


 


喻文州走的第二天,想看喻黄文。


黄少天第一次发现,在荣耀、喻文州、楚云秀给他推荐的睡前恐怖小说之外,人生还能在以自己为主角的小说里面找到乐趣。而他在这上面话费了几乎一天时间,大爆手速地在ooc的连载后面深刻地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黄少天才不挑食,是鱼挑食!!他不吃青椒不吃秋葵不吃番茄不吃芹菜不吃火腿不吃洋葱不吃豆芽不吃榨菜!虽然你们都不知道但我这个蓝雨铁粉总是铭记心间哼哼哼哼!黄少只会嫌弃绿油油黏糊糊的秋葵黄少粉丝很多的不要乱说哦谁敢乱说就报上神之领域账号我们竞技场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


——来自一篇描述了黄少天挑食不愿意吃秋葵然后喻文州亲口喂食并和他玩起了秋葵play的生动有趣的文的评论。


“鱼对每个人都很好没带什么偏见的毛病而且在没确认黄少天的心意之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你你你是粉还是黑啊???还有喻文州对黄少天一见钟情然后在青训营的时候就敢大白天在宿舍门前大声表白??拜托他们的感情应该是细水长流的,退役之后才表白然后再在一起才是事实吧???”


——来自一篇奔放鱼x羞涩黄的文的评论。


“鱼明明温柔又耐心!!!他怎么像霸道总裁了你说你说你说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糊你一脸,找霸道总裁钱包脸出门右转霸图找温馨奶娃好爸爸出门左转找微草不用谢”


——来自一篇叙述了霸道总裁喻文州怎么邪魅一笑霸王硬上弓然后他们先婚后爱喻文州温馨奶娃全过程的文的评论。


……


没有用的,黄少。看见了吗,你的马甲已经掉了很久了,捡不起来了。


蓝雨剑与诅咒cp粉今天获得了新生。他们大声哭喊,他们疯狂尖叫。


黄少天捧着手机看了挺久的。看到雷文会吐槽,看到好文会默默点头然后点赞。


这么着,同人圈里当然也不缺大大的生花妙笔。


有个故事,是个大长篇,温情清水向,讲喻文州黄少天两小无猜双向单箭头合并的故事,讲他们怎样携手迎来蓝雨第六赛季最辉煌的夏天的故事。


恍惚之间好像就是这样的,走过春花秋月夏荷冬雪,他们一直在一起。


看了好几篇文了,黄少天也大致摸清了喻文州在他的迷妹心里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形象。他眼中的喻文州和他们说的一样,温和又耐心,有责任感。对外人对蓝雨对他黄少天都是这样。


刚认识的时候会摸清你的喜好一一记下,以后就会毫无疑问地相处地很舒服。和他的关系永远像温开水,包容得没有下限,无论提出什么幼稚的要求都能满足你。


比如?


比如卢瀚文的生日礼物,比如继任者的索克萨尔账号卡,比如……黄少天在一起的请求。


喻文州总穿深色系的衣服。不是性冷淡黑白灰,是深蓝色。是潜水者潜入深海,四面无光,让人无助的蓝再浓缩,全聚到他一个人的身上,就让全联盟最有名的机会主义者找不到一丝一毫可以利用的机会。


黄少天相比起来实在是单纯得多,完全不够看。话痨只有在比赛的时候招微草轮回兴欣百花一众对手烦。其他的时候他简直是一颗太阳,不知疲倦地发光放热,总有少年意气一样的飞扬洒脱。


联盟第一喻吹在圈里有句自我介绍:“我叫黄少天,金黄的黄,少年的少,天空的天。”


金黄的时节,少年在一碧如洗的广阔天空下放开了在大声地笑。


说来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对喻文州起的那些不该有的小心思是在第七赛季的秋天了,是个寒风萧索的时节。


常规赛赛程进行到一半,明天就要客场打微草。黄少天正对着电脑给自己加练,灵活的手指在键盘上上下飞舞,一片都是啪啪啪啪啪的清脆响声。


黄少天手上动作不停,嘴里也没有闲着,絮絮叨叨地抱怨天气怎么又不太冷又不太热,不能穿夏装短袖也不能穿冬装羽绒服,冷死本剑圣了……要是有条围巾就好了暖暖的真贴心。


俗话说得好,术士猥琐,最为致命。


但是喻文州那么苏怎么能说他猥琐呢。


好吧,反正他亲爱的喻队就趁这时绕了他的背。


喻文州拿了他自己前几天新买的浅蓝色围巾给他从后面仔仔细细地围上了。


黄少天这时当然要转头。他回头看到喻文州带着笑的脸,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心里仿佛有不周山崩的巨大响声,身体里的血冲上头一股脑地往耳朵尖挤,大概是红得过分了。


黄少天好像突然开了窍。


哦,所有想与他分享的闲碎小事,所有为了他的额外着想,所有依赖,所有有他的好梦,原来展开来说就是这么一回事儿。


黄少天喜欢喻文州。


 


职业选手有三宝,手速意识和战术。喻文州第一项就能考个不合格,却硬是靠着后两项把总分拉成了联盟四大战术大师之一,带着从未夺冠的蓝雨在第六赛季断了微草三连冠,让国家队众人认这个队长认得心服口服,手残什么的都是玩笑话。


别人都是看不清喻文州这潭黑水的,干脆就做个朋友,也会是一段很美好的回忆。他很为你着想啊。尝尝是心里还念叨着什么下一秒就能从他那里得到什么了。奶茶会记得宋晓要转角那家的原味珍珠奶茶不要珍珠七分糖少冰加个芝士奶盖撒点抹茶粉,春易老向他询问第十区迷之副本记录的答案他就能大变福尔摩斯推理出是叶修在背后推手,真的真的是一个非常能够信任依赖的人。


现在黄少天觉得自己大概是犯了“联盟第一喻吹还没开口你们怎么能先吹呢妖魔鬼怪快走开妖魔鬼怪快走开”的怪病。


大概是他给自己围上那条浅蓝色围巾的饿时候手法特殊,围巾仿佛被施加了温暖的魔力。


明明不是一个春风般的人,却能给人相处起来如沐春风的感觉,这才是喻文州。


喻文州答应他的时候他非常惊讶。本来只是想要这段感情能出来见见天日,然后就能完成仪式了结了。没想到……


这种感觉像是上语文作文课,明明我和其他人写的差不多勉强排个中等水平吧却莫名其妙地拿了全班第一,老师对我青眼有加但我心里总是不踏实甚至还有一点点小心虚。


和喻文州同居的时候睡上了一张床,早上起床发现自己八爪鱼一样两手两脚都缠着喻文州,他也只是无奈地笑笑随黄少天的意。嘴馋吃了他的白斩鸡,他也就无奈地笑笑再去买多一份。其他人看在眼里非常羡慕,黄少受宠啊,嫁出去之后终于能放心了。黄少天心里却凉凉的,这人怎么没有底线呢。


黄少天觉得啊,就算是情侣之间,也是应该互相尊重的。喻文州对他这样的,那不叫情侣之间的宠溺,叫无知家长对小孩的溺爱。


于是黄少天总是觉得,喻文州当初那句:“我答应你。”说了等于没说,说了等于放屁。


第一次做那种事也是喻文州看出他想要主动开口问他愿不愿意。被贯穿的时候有撕裂的痛感,黄少天扬起头露出一截子白嫩的颈,喻文州伸嘴咬去留下一排牙印,随后又细细密密地吻他。黄少天心里升腾而起因痛而生的微妙快意。这也算是喻文州对他的不同了吧,黄少天涩涩地想着。


他到时宁愿喻文州能像那些同人文里说的,他挑食的时候就和他玩秋葵play,喜欢就能大声表白奔放得无拘无束地,偶尔也邪魅一笑不像现在这样温和有礼却疏离。


恋爱前和恋爱后几乎一个态度,这算是个什么事儿。黄少天苦笑着躺在他和喻文州一起挑的浅蓝色沙发上,举起左手用手背挡住眼睛。


 


“一条鱼,两条鱼,三条鱼,四条鱼,少天怎么还不接电话?”


是喻文州的睡前电话来了。


“少天还不睡?十点半了,作息怎么又不规律起来。”


黄少天好多次都觉得喻文州和他讲电话时候的声音像夜雨敲窗,温存又清澈。


“哈哈哈哈文州你是不是变张新杰了居然要来催我睡觉。你没走的时候我不也是十点半之后才睡的吗。要亲亲抱抱举高高才睡哦。”


真是万万没想到,他亲爱的文州居然是个老实人。


“亲亲,抱抱,举高高^_^”


隔着个手机听着喻文州的笑声,黄少天觉得自己的脸快要红得炸了。他连忙把手机拿开一点,深吸了几口气再拿回来说话。


“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啊。今天心情那么好?是不是招惹了别家的漂亮小姑娘快说快说。”


电话那端明显听得出来在忍笑。喻文州过了一会儿才用在记者招待会一样严肃的语气说:“夜雨声烦在身后伺机而动呢,索克萨尔哪里敢有一点点大意?”


“是这样的。叶神今天开会的时候捏着他的账号卡,装得声泪俱下地朝冯主席说:‘难道你在质疑我对阿笑的感情???’”


喻文州是说不出“这事我能笑一年”的话的,还是得黄少天给他讲。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事我能笑一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时候王大眼在会议室里吗他什么反应我真想知道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都后悔做青训营教授了做个和你一样体育总局坐办公室的官儿还能时不时拍下这等猛料这句话我拍下来发到夜雨声烦几百万粉的号上事情就能解决了因为粉丝们都不爱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快说快说大眼儿两只眼是不是都瞪得一样大了?”


“嗯。”喻文州当然不会直接说王杰希什么坏话,一个字算是回应。当然这让粉丝知道了肯定也得不爱了。


“少天睡啦。”这通晚安电话的最后一句话。


黄少天乖乖放下手机爬到深蓝色的大床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装作没有看见职业选手的群里楚云秀呼唤他过来看睡前恐怖故事的提示音,然后乖乖地闭上了眼睛。


喻文州放下电话,脚步不停地走向主席办公室。手上的文件袋里,新打印出来的方案还热着。


“主席,这份草拟出来的方案您先过目。第六天大聚会完我可能就得回G市。”


“急事?”


“家事。”


“哦,因为黄少天那小子吧。”冯主席气定神闲戴上眼镜,拿过放在桌上的方案翻阅着。


“文州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年轻人之间的那点儿破事……”他抬头看喻文州一眼,想知道他这个人前总是温文尔雅的得力后辈脸上会是什么有趣的表情。


喻文州微笑着:“是啊。”


冯主席装模作样扶眼镜的手抖了一抖。


哎哎哎和他想象的不一样啊???偷偷谈恋爱的小情侣被长辈笑眯眯拆穿了不是应该惊慌失措跪求原谅的吗?喻文州按剧本走了吗?更何况是他和黄少天天天天……


冯主席也是今天下午和叶修王杰希闲聊的时候才弄清楚喻文州黄少天有一腿的。


那时叶修点上一根烟,露出一个微笑仿佛含有对冯主席的千万句嘲讽。然后烟就被王杰希抢了过去直接摁灭,冷着一张脸说:“不许抽。”


叶修委屈地看了一眼王杰希,眨眨眼又笑了,勾了一下王杰希右手的无名指。


那里已经有个戒指了,定睛一看好像是叶修的冠军戒指哎。


叶修左手无名指好像也有个戒指,定睛一看好像是王杰希的冠军戒指哎。


冯主席也很委屈啊,不能仗着知道我口袋里随身带药就这么放肆啊!


现在看着喻文州沉静的微笑,主席忽而生出一种虽千万人吾往矣满座衣冠似雪的豪迈悲壮感。就像儿子们都背着自己,偷偷搞自由恋爱去了。


自由恋爱啊,管不得,管不得。


于是他选择低头翻阅喻文州的方案,目光片刻停留后又放下了方案。“明天再看吧。这么晚了亏你还在工作。”随后又轻不可闻地叹息一声。


“走走走,和你的黄少天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第六天酒会可能有特别难缠的人,定好机票看准时间走,免得黄少天那小子又在我耳边唧唧歪歪。”


喻文州走出主席办公室的时候低声说了句谢谢。余光瞥见冯主席愣了一下,低声念叨:“这小子……”


能得到长辈的承认,也确实是不枉此行。


这晚喻文州和黄少天都睡得很好,都有梦见对方。



评论

热度(42)

  1. Sa'ttne_觉寒.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超可爱啊